Artron Interview with Yan Gallery Owner Mr Fong Yuk Yan | 方毓仁先生接受雅昌藝術網專訪

【雅昌专访】方毓仁:“小方卖画三十年”

2015-01-22 21:34:06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潘慧敏

 

导言:“小方”这一称呼是大众对香港青年艺人方力申的昵称,而在香港的画廊圈里也有一位无人不知的“小方”,他是创办香港一画廊近三十年的方毓仁先生,不仅是香港第一代画廊主,也是方力申的爸爸。当我们走进一画廊,热情的方先生并没有用粤语与我们交谈,却操着纯正的北京腔娓娓道出他与吴先生的渊源及吴先生画作的捐赠事迹。方毓仁先生从代理吴冠中先生的画作开始其艺术商人职业生涯,他认为开画廊有条金科玉律,就是要和艺术家建立很好的合作关系,受到艺术家信任,画廊才能经营好的艺术品。就这样,他在香港画廊业界坚守三十年。吴先生一直爱称方毓仁先生“小方”,这个爱称促使方毓仁一直想出一本业界从事回忆录“小方卖画三十年”。雅昌艺术网有幸为方毓仁先生进行专访,听他畅谈与吴冠中先生心心相惜的情谊以及香港画廊界的发展。

 

与吴冠中的不解之缘

 

雅昌艺术网:方先生,请您谈谈与艺术家之间的一些故事?

方毓仁:这要从吴冠中先生说起,我一直在筹备写一本关于从业经历的书,当时请吴先生给我题书名“小方卖画二十年”,因为他一直叫我小方。他想了想,让我换一个题目再帮我写,就耽搁下来了。谈及“小方”,大家就会想到我与吴先生。这个圈子里熟人都跟着吴先生叫我小方,比如艺术家王怀庆、刘巨德、印尼郭(郭瑞腾)。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快三十年,后来我又找吴先生写“小方卖画三十年”,他还是提议我换个书名,后来他生病就没写成。将来我出书还是用“小方卖画三十年”或者“四十年”,这些字将从吴先生给我的信件里摘录。

早年吴冠中先生在香港的展览都是由我们策划,当时我们成立了公司专门帮吴冠中做了一些展览。像是1989年,我发动了吴冠中在香港的第一个商业展览,包括1991年在大英博物馆的展览,我也参与组织。91年在北京中国历史博物馆举办《吴冠中师生展》,展览费用都由我们负责。最后我们还策划了吴冠中画香港的展览,是一个商业性的展览,可以看出吴冠中在80年代的香港有多受欢迎。当年有人早上五点钟起来排队,在香港从来没有过,除了排队买楼,没有过这样的事。这个展览非常成功,由于展览是得到画家认可,用了他给我写的一封信做序言,这个信的开头就说,“小方听说你要把我的画拿出来展览,我很支持”。最重要的是吴先生在文章里曾写了一段这样的话“当我生命即将结束的时候,我要做两件事情:一把不好的画都毁掉;把好的画散出去”。

由于跟吴冠中先生多年的交情,在他去世前一两年就把香港艺术馆捐赠作品的具体事宜授权予我全权负责,这一点非常让人感动。有一次我们参加了吴先生的家庭会议,他的学生、儿子和我都在场,他告知捐画的事情,并且希望将作品全部捐给香港艺术馆。但是当时由于香港的捐赠手续复杂,吴先生先将最大部分的作品捐给了上海,新加坡也捐了一批,最后他还是留了一部分作品给香港,他觉得有歉意,最后把画具中的笔、墨、毡子全捐给香港了。后来浙江方面追过来希望也能得到一点,吴先生将墙上挂着的画作摘下来捐,最后他竟然把结婚时林风眠赠送他们的一幅小画也一并捐出。

上世纪90年代,我们开始推广吴冠中的学生王怀庆,他非常感动地谈及,我们的布展是对他作品的再创造。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我做画廊的兴趣在于帮助那些还未出名的画家,因为我们资金有限,如果再去做那些高价位的艺术家根本抢不过别人,也没有这个必要。

雅昌艺术网:您能谈谈自己的求学经历吗?

方毓仁:我出生在香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到北京念书。在中央直属机关子弟小学——育英学校读小学,是最高级的高干子弟学校,我与刘少奇、任弼时的子女先后是同学;中学考到北京八中,陈毅的儿子陈小鲁是我的同学。1965年我中学毕业,就直接被分配到155中教书,吴先生的大儿子吴可雨是我同事。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回到香港。从1980、1981年开始,吴冠中先生的一些画作被我带到香港销售。吴冠中的画作开始是被我的姐夫收藏,他是一家私人诊所的外科医生。上世纪70年代末,苏立文在香港东方陶瓷研究会做了一个关于中国画现状的讲座,介绍了吴冠中,我姐夫是听众之一。他认为吴冠中的作品很好,而且我与吴先生认识,他就开始购藏吴冠中先生的画作。当时吴冠中先生的画一千元港币一张,尺寸从两尺到四尺都有,那时没有尺的概念,都是张的概念。开始吴冠中先生给我的画都是赠送,我们就回赠电视机、摩托车等,那个时候,到李可染家求画,彩色电视可以换一幅山水画。

雅昌艺术网:那个年代进口电器在国内比较抢手。

方毓仁:那个时候差不多,一个手表可以换一个牛(李可染作品),那段时间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收藏艺术家作品。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那个时候中国艺术品市场是从1978年在深圳有一个画展开始,展览中就有吴冠中,黄永玉等等国内著名的艺术家。

雅昌艺术网:最早深圳美术馆的前身是深圳展览馆,早期把一些名家作品全部集中在深圳展出。

方毓仁:那个展览是划时代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展览。那个展览之后,有一部分作品就挪到香港的集古斋,香港那个时候成气候的画廊就是集古斋、博雅。中华书局那个系统,有一位李大姐要记上一笔,因为她来自内地,那个时候是卖油画,时间比较早。再有就是集古斋也是内地做出版出来的,但他们不卖油画,只卖水墨画。从那个时候开始,香港人才有机会看到除了齐白石,除了老先生故去或者是明清时代的,看到他们的作品,然后就开始买形成市场。但那个时候他们只是画店,还不算是画廊。画店和画廊的区别是什么?荣宝斋当时也算是画店,采取了“以物换物”的方式进行交易。老先生们拿画搁店里,他们就给先生点儿纸、笔。画作就放在店里卖,慢慢才给钱。吴冠中他们在那儿卖,给一刀宣纸,给点儿笔、墨,都是70年代的事了,都是那个状况。到后来给钱,给稿费了,都很便宜几十块钱到几百块钱不等,老先生的画都到他们手里了,集古斋他们早期都是以这个形式操作。

 

香港第一代画廊主

 

雅昌艺术网:方先生,请您谈谈在香港从事画廊行业的故事?

方毓仁:早期香港的画廊还是以外国人为主,画廊的概念还是外国人带来的一种经营方式。而我们中国当时也就是画店,画家把画搁我这儿帮画家卖,其他什么都不管。真正意义上的画廊是有代理的画家、有合同、契约以及一系列的推广,都是外国人带过来的模式。那个时候最早香港的画廊有汉雅轩,汉雅轩是张颂仁和黄仲方创办,后来他们分开了,张颂仁继续把画廊做下去,而黄仲方到美国去当艺术家,画得也很好,后来跟纽约苏富比他们很熟,黄仲方做了他们的顾问。其次,要提董建华的妹妹金董建平开的艺倡画廊;还有Stephen Mcguinnes开的万玉堂在交易广场,选址最好就属他家;再就是我们84、85年开在北角的一画廊。

香港第一代画廊几乎都是80年代开办,并且都以国外的经营模式为主在操作。张颂仁是英国留学回来,有海外求学背景。金董建平更不用讲了,她先生是外国人。万玉堂负责人也是外国人,来自美国的斯蒂芬。加上我的画廊,当时搭档是姐夫,都是用外国的经营理念。还有一家叫Galerie Du Monde的画廊是法国开办,中文名叫“世界画廊”。他们进驻香港也很早,画廊主最早做装裱,并得过世界比赛三等奖。他们装一个画框,外头可以装3-5个就是做得好,不仅要价贵,还要排队才能做上。那个时候我们代理的吴冠中作品拿去给他装都要排一个月,后来干脆不排了,放在那儿一个月没有保险。这些就是那时期的一个面貌,也是第一代香港画廊主当时的情况。

当时还有一家“中侨”,有一位吴经理帮助林风眠推销作品。中艺是内地的百货公司,到了香港叫中侨。中侨当时在香港的九龙,林风眠的作品那时就在中侨百货公司进行售卖,当时一万块钱一张。这是80年代初期到90年代,香港的画廊面貌,买画的人多半都是外国人、专业人士、名媛、医生和律师。因为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兰桂坊这么旺,外国人很需要有一个聚会的地方。一有画展开幕,他们就有一个酒会,买不买都来喝酒,我开画廊的时候,在我的开幕式都成全好几对老外夫妇。现在有兰桂坊、湾仔很多酒吧,他们知道就去酒吧了。80年代的时候没有那么多酒吧,有一个画廊开幕,那些外国人都去了,那个时候卖画也就几千块很便宜,当时就这么一个状态。所以我也是因为开始拿吴冠中的画来送人,或者来卖,后来就开画廊,没有吴冠中我也不会开画廊,就是因为他,由于他又介绍很多画家给我认识,比如他的学生王怀庆、李付元、杨彦文,他们的学生又介绍我认识另一批画家,后来认识徐希、杨明毅、聂欧等一批艺术家。

我们做画廊时候,香港当时的状况有一个特点就是台湾、新加坡人来比较难进大陆,都在香港购买艺术品。就算他们到了大陆也不知道上哪儿找艺术家。香港最终变成一个集散中心,佳士得和苏富比也看重香港,跟着来这儿做拍卖,刚开始他们做拍卖就是一小本薄册子,后来再厚一点。那个时候不拍油画,只拍国画。我试着送了一张吴冠中的《庭院小景》小画去苏富比上拍,他们现在都很不好意思听我提这段历史。当时他们不收,因为他们不太懂油画,我就拿到佳士得,当时负责的部门主管黄君实接受了。那一年,有一个外国收藏家也送了一张《黄山》去拍,因为我们这张《庭院小景》和《黄山》是中国艺术市场拍卖的第一次,两张油画都是吴冠中先生的作品。我们那张拍了30多万,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时期算很高了。

这个时候要提到有一个叫吴尔鹿的人,他是跟陈逸飞他们一拨去美国的。吴尔鹿的父亲是吴冠中的同事,当年吴尔鹿收了很多油画,他不但收陈逸飞,还是收王沂东作品最多的藏家。那个时候买吴先生的画款付钱都汇到我这,但我与跟吴尔鹿到目前都未曾谋面。那时我们通过多次电话交流,都觉得应该拍卖中国的油画。中国油画比起西方,现在一点都不差,特别是写实的作品。吴尔鹿和佳士得合作搞了第一次油画拍卖,但其实不是为了油画而设的拍卖专场,是拍中国画涵括了我们送拍的两张油画。按画家分,吴冠中先生的拍品中有水墨画也有油画,当时拍得还不错。后来,吴尔鹿和佳士得搞了专场油画并出了图录,厚一点的是国画,薄的是油画。

雅昌艺术网:那么香港的第一次油画专场是佳士得开设的对吗?

方毓仁:佳士得先开的,大部分的拍品全是吴尔鹿送拍,香港拍卖市场开始有油画专场。但油画到90年代末拍不下去,这两家大拍卖行先后又停拍油画。由于找不到更多的油画家和作品,价钱也不上去,那个时候拍来拍去似乎就是写实派陈逸飞这一类的作品,这个状况一直到内地的拍卖市场起来,香港也才随之起来。

雅昌艺术网:主要是张颂仁先生推的那一批艺术家吗?

方毓仁:张颂仁的功劳在当代艺术这一块,开始也不好卖。张先生代理的艺术家作品卖不动就欠钱,而且他还要交场租,其实也很困难。那个时候新加坡的蔡斯民也在推当代艺术,也是卖不动。后来中国内地的艺术市场做起来,当代艺术就全火了。这里还要谈及两家画廊,一个是少励画廊,现在关了;另一个是季丰轩。那个时候他们也很艰难,到最后救活他们的都是当代艺术。因为他们定位基本都是当代画廊,早期都做了一些当代艺术家的推介,而且都存了一些货。虽然不如我们这批早,对于当代来讲他们是最早的。我们是从2007年才开始做当代,所以赚不着钱了。赚到钱的就是从2004年大陆开始有拍卖行推这块,04至08年这一段时间做当代的现在都可以退休了,但做得好的就是少励画廊、汉雅轩、季丰轩这几家,他们应该算是当代画廊的标杆。

画廊的作用或者是功劳就是把画家推介出来,做不到这点,就不配称作画廊。现在内地很多人做画廊只是认识某些艺术家就张罗做画廊,但没做多久便关掉。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有些商人,非常有钱,早年收很多画,因为太太没有事做就给她开家画廊,由于不懂得经营没几年也都关掉。香港大业图书出版公司曾经也开过画廊,后来也关了。他们是在香港做艺术图书的行业老大,开画廊都关掉,所以说画廊这一行不容易。我们的画廊尽管没赚着什么钱,但也开了三十年,到哪儿我都敢说,因为我们做的事情不少,这是大家都得承认。

 

培养新一代成为藏家

 

雅昌艺术网:目前近这几年,你们画廊怎么样?

方毓仁:根本不行。现在所有能生存的画廊都是吃老本,一是我们这种老画廊,那个时候留下的吴冠中、齐白石、李可染等等这些大师级艺术家的画;二是从2003至2005年留下的当代艺术的那块。什么叫早期?80年代收老一辈的画是早期,04-05收张晓刚是早期,这些存货让画廊都能挨下去。新画廊就是指一些外国人开的,现在开的多,关的也多,我们广东话叫“没死过”,过来试一下开画廊。后来一看香港的GDP、贸易额很高,香港有钱人平均收入按照这个一算就开,开完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雅昌艺术网:你们的整体运营是会有什么样的策略?

方毓仁:我们现在还是做画展,几十年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我们所做的画展都能卖,但赚钱不够维持画廊的基本开支,所以维持还要靠参与一些拍卖会。当然像我们这样的画廊必须抓住几位好的画家,要是真能抓得住就能生存。好画家等于是硬通货,只要有作品出售肯定有人接,这种画家要有三两个就能维持。目前我们一直在代理庞薰琹的儿子庞均的作品。

这样的画家不仅人品好,也讲契约精神,我们就能够运营。若碰到内地的画家,一天一个变我们都无所适从。有好几次都是内地画家缺乏诚信没有契约精神,我们都开荒牛,老实本分地挣这份钱,养活那么多人还交场租。

雅昌艺术网:您有两儿子,他们对艺术这块感兴趣吗?

方毓仁:我大儿子方力申不仅是艺人,其实他更是收藏家。总有人问我画廊怎么挣钱,认为我们经营这么苦。我其实很乐观,画廊变收藏家就行了。画廊唯一的出路就变收藏家,不断地留一些好的艺术品。外国做画廊有很聪明的,有买断的,也有存货的,但要真不存货画廊做到关门就是白做了。我两个儿子都买画,大儿子出现在前天《南华早报》上,登出一篇对他收藏的报道文章,谈到他收藏的画值三千万,这没有夸大。这三千万能算出来,按最高拍卖价八万元一尺算,他现在的收藏大概真有三千万。我的大儿子是曾健勇的第一藏家,你问曾健勇他都说我大儿子有两三百尺。二儿子也有很多藏品,但比他哥哥起步稍微晚一些。

雅昌艺术网:您儿子有没有影响身边的艺人也来做收藏。

方毓仁:我的儿子脸皮很薄,不愿意做生意。以前游泳,最擅长是运动方面,现在喜欢唱歌演戏。除此之外,他最喜好的就是艺术品,几乎挣了钱都要拿去购藏艺术品。我们画廊在曾健勇做展览的时候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谈到,继吴冠中之后的展览最成功、最轰动的开幕式就是曾健勇的个展,在香港海港城美术馆做,当时曾健勇的作品火到开展之前就已经有很多内地画廊打电话加钱买,到开幕的时候有五、六家内地画廊预定了作品,当时现场的作品标签全贴上红点,还有人继续都要加钱订购。

我们运气好,代理的画家都出名了。最近出名的是曾健勇,他的价格一路被追高。现在和80年代不一样了。有一个山东画廊说要加钱买,我说卖完了,画不是我的,跟我说没用,正好旁边有一个姐妹跟我说她买了,她有三张,立刻把飞机票退了,跟着磨人家,真是磨了一张,加三倍买的。那个姐妹卖了以后说,方先生你猜我多少钱卖的,我是几万块钱卖给她的,她20万卖,她说我得给你红包,给了两万块钱红包给我。曾健勇在13年、14年火到这个程度。

雅昌艺术网:您两位儿子的主要是关注于青年这一代的艺术家吗?

方毓仁:他们收藏的主要方向,第一是买他们喜欢的艺术家作品;第二是一般买我们画廊经营的艺术家。我经营的艺术品他们都买不过来,经过我经营后火起来的艺术家也不少,曾健勇、李津都火了。李津最早在香港的展览是我做的,大概在2002年左右,李津的作品都买不过来。沈敬东也我做的,也买不过来。这几位艺术家的作品如果藏得多现在已经不得了,目前沈敬东是一个意大利人在推。

雅昌艺术网:他们只关注绘画这一个品类,还是只要是艺术品都会有关注。

方毓仁:雕塑他们也有在关注,现在我们在画廊空间里展示的“武士”雕塑我们买很多,我儿子都有几十个,他真的是很喜欢。这些东西是艺人都喜欢,郭富城有一个MV就是在这儿拍,就用我们这骑马打仗的雕塑做背景,郭富城很喜欢,可能是跟他演《风云》的日本卡通形象相似。马德钟来我这儿拍完戏也很喜欢,其他很多艺人来过我们画廊,都会喜欢一些展出的艺术品,并表示都想购藏艺术品。

雅昌艺术网:谢谢,方先生!

 

Article source: http://huanan.artron.net/20150122/n705585.html